金华频道

夜读党史103丨临危受命的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徐英

2017-08-21 17:11:57    来源: 浙江在线   

  

  【编者按】习总书记说,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历史是最好的老师。学习党史、国史,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党和国家各项事业继续推向前进的必修课。在八婺大地上,革命先辈为了革命事业英勇奋斗,为我们留下了丰厚的党史资源和宝贵的精神财富。他们的事迹,可歌可泣;他们的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奋勇向前。

  我们与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一起,为你打造一份权威的金华党史读本。每周一晚上推出,以供夜学的你。

  今年8月19日,是徐英烈士诞辰110周年。

  徐英,原名徐胡连,化名于凤鸣。1907年8月19日出生于浙江省武义县溪里乡(今熟溪街道)水碓后村人。1925年冬加入中国共产党。大革命时期在宁波从事工人运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调到杭州继续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1月,受中共浙江省委指派,以省委特派员身份,回家乡武义恢复党组织,建立武义县委,任书记,积极组建农民协会和筹建工农军,准备武装暴动。

  

  1925年6月5日,徐英与宁波两万多民众一起在小校场集会,声援五卅运动

  

  农民武装暴动期间徐英的亲笔指示信

  临危受命

  1928年11月底,中共浙江省委将徐英调回杭州,任省委常委,负责职工运动。1929年1月16日,召开了中共浙江省委扩大会议,改组了省委,工人出身的徐英被选为省委书记。在这期间,杭州及各地的白色恐怖加剧,党在城市的许多支部解体,基层组织遭到破坏,地下省委机关受到严重威胁。徐英受命于危难之时,立即展开工作。1月18日,就任第三天,就如何把握当前复杂的政治斗争形势,正确开展党的工作和对敌斗争,以省委名义作出了《政治决议案》,并上报中央。1月23日,作出《职工运动决议案》,对全省开展工人运动作了周密部署。1月29日,作出《中共浙江省委给中央的报告》,请党中央在人力、财力上对浙江予以支援。2月17日,徐英又主持召开军事工作会议,对全省各地的军事力量进行了统计、对比、分析,及时制订了《浙江省委军事工作计划》,对国民党军警策反工作、建立党在省内的军事领导机构、发展党领导的武装力量等工作作出部署,并向党中央作出了《浙江省委关于军事工作报告》。2月20日,就军事工作、组织分工、经费问题等向中央作出《浙江省委给中央的报告》,争取党中央对浙江工作的支持。在此期间,中共中央六大决议送到浙江已达数月,但全省白色恐怖笼罩,无法召开大会贯彻,只能召集部分地区负责人到会,会后将中共浙江省委扩大会议的精神以《浙江省委通告三十号》形式通报各地,要求各地结合实际,贯彻落实中央六大精神。3月13日,在对全省农村状况作深入调查的基础上,制订了《中共浙江省委关于目前农村工作的方针》。3月26日,省委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仍然以复写纸抄写的办法作出《浙江省委关于扩大会议后本身的组织及工作情况报告》。4月初,根据全省各地领导斗争的经验和教训,拟出《浙江省委农运工作报告》,对各地开展农民运动作出部署。4月11日,又向全省发出《浙江省委给各县、各特支的指示信》,要求各地在注意保全力量的同时,与敌人开展不屈不挠的斗争。在任期间,徐英为了打开工作局面,还直接到嘉兴、浙西一带检查和指导工作。曾经到过嘉兴、兰溪、永康、东阳、武义、义乌等地,每到一地,重新点燃革命斗争烈火。

  1929年4月,党中央在上海召开浙江工作会议。4月17日,作出《浙江问题决议案》,决定暂时撤销省委,另行建立杭州、宁波、湖州、台州、温州、兰溪等六个中心县(市)委,直属中央领导。5月,徐英接受任务到宁波,再次领导了宁波地区的革命斗争。

  5月下旬,中央巡视员卓兰芳也到宁波进行党组织的恢复和发展工作。徐英到宁波后化名于凤鸣,与卓兰芳保持单线联系,先后和一批坚持地下斗争的共产党员接上组织关系。经过两个月隐蔽而紧张的准备,于8月成立了中共宁波特支,徐英担任书记。

  7月,徐英以中央巡视员的身份,前往台州传达了中共中央六届二中全会精神,建立了中共台州中心县委,作出了《中共台州中心县委决议案》。接着徐英又到天台整顿党组织,建立了中共天台特别支部。徐英在台州巡视期间,指导中共台州中心县委相继召开了三次会议,帮助台州地区健全了党的组织,部署了对敌斗争,并将这些地区党组织的恢复和活动情况及时报告中央。尔后又到温州检查指导工作,再回到宁波。11月,宁波地区党支部在特支领导下,发动工人与学警进行了两次斗争,都取得了胜利。

  正当宁波特支的工作取得较大进展的时候,国民党当局加紧了破坏和搜捕活动。1929年12月17日清晨,徐英在特支机关——宁波君子道三街四号楼上被捕。

  英勇献身

  1930年2月3日,宁波反动当局审讯徐英后,将他押解到位于杭州的浙江陆军监狱。当时的上海《时报》就此事作为头版重点新闻进行了连续报道:“宁波捕获共党重要分子工人徐英”、“宁波特刑分庭结束,审理中共之犯解省。”云云。

  敌人从查获的我党文件和名册中,知道徐英曾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和宁波特支书记等重要职务,国民党浙江高等法院在4月28日判处徐英死刑。

  徐英从他被捕之时就下定决心,只要活着一天,就要坚持斗争一天。在法庭审讯中,他把法庭当战场,与敌人展开面对面的舌战,以合法斗争的手段保护自己。他利用“放风”机会,很快与狱中的党组织成员裘古怀等取得了联系,积极参加领导狱中的斗争。他提出“法庭是战场,监狱是熔炉”,给难友们指明了斗争的方向。他用暗号建立起狱中的联络网,用生活语言代替政治术语,把上级党组织称为“外祖母”,把狱中的党组织称为“母亲”。他要求难友们不要丧失意志,要在特殊环境中坚持革命,用各种方式提高政治思想觉悟和保持身体健康。

  曾与徐英关在同笼的金克念(金宁子)回忆说,“记得我调到七笼的那天,徐英同志了解我的情况后,就热情地鼓励我说:‘你在监禁期间要学习,要锻炼身体,有人说这里是莫斯科大学,这是很对的。’他谆谆教诲我们:‘革命总有一天要胜利,活着就要为党工作。’又说:‘我们关在狭小的笼子里,终年不见阳光,反动派就是想把我们的身体弄垮,成为不能再革命的残疾者,他经常提醒大家,要学习,要锻炼。他还每天以附近杭州造币厂的汽笛为号,叫难友们起床,与大家一起做徒手操、八段锦,一起学习文化和革命理论。狱中党组织还秘密地编写了两个地下刊物,一个是以学习理论为主的《火星》,刊登学习心得,摘登党的‘六大’精神。另一刊物以学习文化为主,叫《洋铁碗》,是指精神食粮的意思。”

  在阴森的监狱里,每个监房(即笼子)都拥挤不堪,卫生条件极差,发病率甚高,许多“犯人”都死在监狱里。徐英为了改善狱中难友们的生活,争取医疗、通信、接见、运动、洗衣、买书报等方面的条件,与狱中的党组织一起领导难友们向监狱当局展开了改善条件、争取生存的斗争,并举行了为时三天的绝食。徐英也因此受到刽子手的多次五花大绑,被铐上了九斤重的三节镣,饱受了藤条毒打等惨无人道的摧残,但他铁骨铮铮,毫不动摇。

  徐英在狱中既善于团结自己的同志,也善于做争取看守的工作,一些看守受到徐英革命思想和行动的感化,也渐渐地改变了对共产党人的看法。有的表示同情,有的暗中帮助买东西、送报纸,甚至秘密地“通风报信”,把反动当局何时要搜查“笼子”等信息,也悄悄地泄露出来。

  1930年5、6月间,狱中党组织接到“外祖母”的指示,要组织越狱斗争。徐英和难友们除了做好思想上、物质上的准备以外,还在看守监狱的卫队士兵中做了深入的“策反”工作,以接应狱外的党组织,夺取越狱斗争的胜利。后因这支卫队在越狱预定日期的前三天被调离,致使越狱计划未能实现。8月27日,徐英在浙江陆军监狱刑场英勇就义,时年仅二十四岁。

  

  徐英烈士

  

  徐英烈士纪念馆

  

  

编辑:李晓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