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金华频道 > 新闻 > 社会 正文

金华“熊猫箱”里的旧衣服都去哪了?大家都很心塞

2016-04-01 09:37:23 来源: 浙江新闻客户端 作者:

从2014年开始,旧衣服回收箱出现在金华的大街小巷,刚开始是一身绿皮的“青蛙”,更多的则是憨态可掬的“熊猫”。近两年来,无数金华人将一袋又一袋打包好的旧衣服投入“熊猫”的肚子里,献出自己的一份又一份爱心,满怀期望地认为,这些衣服最终会被爱心人士送到需要帮助的人手里。

我们捐出去的衣服去哪里呢?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究竟有没有收到我们捐出的爱心呢?

3月30日,杭州一家媒体曝光了“旧衣回收箱”以公益知名,有人却把市民捐助的旧衣服违规处理,直接流向了二手市场,记者通过跟踪调查,发现杭城熊猫箱的旧衣服,竟然被运往嘉兴的一个废品收购站卖掉。而在两个月之前,上海也有媒体也曾曝光了这一现象。

这一惊人消息伤害了无数因这一项目献爱心的人。杭州的这条新闻点击率迅速突破10万,有网友气愤地评论道:“践踏市民的善良!”

去年就有金华市民质疑熊猫箱旧衣服去向

其实,早在去年,就有就有金华市民质疑熊猫箱旧衣服去向。去年10月,市民王女士向本报记者反映:“我经常把旧衣服塞进回收箱里,是希望能把一些自己不再使用的衣服,捐给有需要的人。但我并不知道这些衣服最终去了哪里,捐给了谁。”有市民甚至怀疑,这些衣服并非全部捐了出去,而是送到工厂加工处理,从而达到创收的目的。

根据本报记者的调查,“熊猫”回收箱一共投放了200只,由于损耗严重,去年10月份只剩下140多只。

金华市民捐的旧衣服最终归宿是哪里?据记者了解,“旧衣服回收箱”这一项目的运行主体是金华市麦地社区服务中心,并非一般盈利性质的公司,而是,是一家公益机构,在金华市民政局登记注册备案的非盈利组织。  

“杭州的‘熊猫箱’运营主体是企业,金华是公益机构,且是非盈利的。”金华市麦地社区服务中心负责人朱惠萍告诉记者。市民捐赠的旧衣服,主要有两个去向:其一,集中分类、消毒后,可以捐赠的捐给有需要的人。首先是同城互助,如本地的环卫工人、外来务工人员、民工子弟、西部贫困山区儿童等,定期开展“暖冬行动”,为流浪者送去衣物。

其二:不能捐赠的,组织志愿者在社区开设公益手工坊,组织残疾人、贫困家庭人员及其他居民进行废旧物资利用,做成围裙、袖套、布娃娃、拖把等,作为义卖产品。回收箱摆放点范围比较广,每天都派志愿者开车去回收。”

2015年,“熊猫”回收箱共回收旧衣物116811件,发放57728件,再利用31877件,进行无害化处理19309件。

而朱惠萍则表示,根据金华的实际情况,旧衣服边角料被送到工厂再加工利用,目前仍只是设想而已。“废旧衣物确实可以用来制作铅笔、课桌椅等产品,但由于回收旧衣服的数量较小,批量资源再利用的目标显然无法实现。”此外,她还指出,金华的熊猫箱项目举步维艰,运营经费严重不足。每天志愿者开车去回收衣物。一天需要汽车油费100多元,总计3.9万元/年。衣物回收后分拣、存放的仓库,租金成本也逐年增加,需要5万元/年。“此外,还有志愿者开展活动的补贴。不算其他开支,每年我们就要向这项目投入近20万元钱。”

“熊猫箱”项目如何良性运转,仍在探索阶段

与这个公益项目有关的职能部门,包括团市委、民政局、行政执法局等部门是否对“大熊猫”里废旧衣物的真正去向有所了解呢?

去年,根据共青团市委等部门今年下发的《关于开展“青春践行垃圾分类·志愿服务两美金华”主题实践活动的通知》,旧衣服回收作为垃圾分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来推广。市行政执法局相关人士告诉记者:“这一项目并非我局主抓,具体情况不清楚,当时负责对接的局团委书记已调走。”

市民政局行政审批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金华市麦地社区服务中心确实在市民政局登记过,作为民间公益机构,具备法人资格。后续每年3-5月份,都要来民政局办理年检手续,今年还没有来。至于旧衣服回收这一项目的具体情况,民政部门并不了解。

市志愿者协会副秘书长洪莺说,市志愿者协会对于‘熊猫箱’项目的运行主要行使指导和监督的工作。‘麦地’每月都要上报旧衣服收回利用的相关信息,协会也会经常派人巡查工作落实情况。“无论是公益机构,还是相关部门,如何把公益项目运营好,仍在探索经验的过程之中。”

旧衣服回收如何做到公开、透明?朱惠萍也比较纠结,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权威发布平台可供发布相关信息,只能依靠“麦地”组织的微信公众号,实现范围有限的传播。

资料图

“促进公益项目的成长与完善,而不是否定它”

熊猫箱公益项目,这是团市委、市行政执法局、市民政局、市志愿者协会等部门和组织联合推出的公益项目,缘何饱受质疑?

市人大代表“心舞”是一名公益者,她曾组织过三次捐献旧衣服的爱心行动。去年,她就曾向本报记者提及这一种担忧,熊猫箱旧衣服到底去了哪里?有没有相关职能部门在履行监管的职责?

“这其实一个非常好的公益项目,据我所知,旧衣服回收是有市场需求的,有非常多的市民愿意捐出多余衣物,也有很多人有旧衣服的需求。项目好,但存在一些弊端,比如捐衣之后的事,公众不知道,缺乏透明公开的制度。此外,还存在政府职能部门监管不足的问题,市两会期间还曾有代表提过提案。”

心舞认为,眼下当务之急,是促进它的成长,而不是否定它。促进政府更好地介入公益项目,与企业、社会组织有效对接,职责也需要更加明确,有效监管部门是谁?

“我以前搞过3次捐赠旧衣服的活动,有的旧衣服发往西部贫困山区,光运费就需要十几万元,成本巨大,光靠公益组织显然不现实。项目的资金来源问题,需要更完善的机制保障。”

 

编辑: 沈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