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频道

夜读党史99丨率部解放金华的张镰斧后来领衔了我国的航天事业

2017-07-24 17:34:00    来源: 浙江在线   

  

  【编者按】习总书记说,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历史是最好的老师。学习党史、国史,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党和国家各项事业继续推向前进的必修课。在八婺大地上,革命先辈为了革命事业英勇奋斗,为我们留下了丰厚的党史资源和宝贵的精神财富。他们的事迹,可歌可泣;他们的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奋勇向前。

  我们与中共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一起,为你打造一份权威的金华党史读本。每周一晚上推出,以供夜学的你。

  率部解放金华

  张镰斧原名张继唐,参加革命后改名,取党旗中工农之意。

  张镰斧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各部渡江之后,全力出击浙赣线,力图切断汤恩伯、白崇禧两集团的联系。1949年5月6日,二野三兵团十二军解放了兰溪,它的解放拉开了解放金华全境的序幕。7日凌晨,十二军三十五师一0四团在团长张镰斧的带领下解放了金华城,几十年后三十五师师长李德生回忆:部队经过近一周的连续行军作战,可以说是疲劳到了极点,战士们往地上一坐,就呼呼地睡着了。有的正端着碗喝水,碗从手上掉下来了,人也睡着了。有个连长想让大家唱首歌清醒清醒,自己打着拍子指挥,可手臂挥着挥着就乱了,战士们一看,连长在边打拍子边打瞌睡呢。我们架起电台向军部请示,在等回电时,一0四团团长张镰斧,正在和我说话,说着说着没声音了,我扭头一看,他靠着一棵树睡着了。我对他说:‘老张,时间紧,还要准备走啊!’他睁开两只发红的眼睛,嗯了一声,又睡过去了。我再叫他,他又睁眼看了一下,大概看到我们没动,军里没回电,就又闭上眼睛睡着了。军部回了电,让我们迅速前往金华,我也真想让他多睡一会儿,可是敌人正在逃跑,我们分秒必争啊。我声音很大地喊了他一声:‘镰斧,军部命令来了,让我们立即出发去金华!’他猛地跳了起来,这一下子睡意全无了,精神十足地马上传下命令,部队迅速整好队列跑步出发了。”

  5月7日拂晓,张镰斧带领一0四团一、二营抵近金华。张镰斧让一营担任主攻,二营向城南迂回断敌后路,这是在千里追击中惯用的战法。一营从上浮桥、通济桥一线进击,二营占领金华火车站。金华城四周响起阵阵枪声,国民党残部稍作抵抗之后大部弃城逃窜。国民党金华县县长领县自卫总队的一个中队和刑警队企图逃往南山,在通济桥头与入城的解放军相遇,先头的刑警队即将武器丢入婺江四处逃窜,后续逃散的一部分被解放军俘虏。解放军攻城部队从东南、西南、东北和西北方向突进城内。此战,一0四团俘虏了敌八十八军四十九师1920人,成功解放金华,切断了浙赣线。

  根据军长王近山的指示原本准备在金华休整一天的三十五师在师长李德生的带领下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义乌,并于8日解放了义乌。

  张镰斧的军旅生涯中,经历过大小战役无数,可谓九死一生,生性机智勇敢、善于研究战略战术的他很少打败仗,带兵攻打婺城、解放金华只是其中一战。他一生最骄傲的,也是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是一个兵。”张镰斧于1937年10月参加革命工作,7个多月后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大小战斗百余次,八次负伤。1937年末,他先后参加板山、温塘、张店、町店战斗,在冻烂脚趾露出骨头的残酷环境下从不掉队,硬是在与日军的白刃战中,用梭镖捅死了几个鬼子,表现了一名革命军人的顽强意志和不怕牺牲的精神。

  张镰斧带兵打仗期间最为自豪的还是1948年11月在淮海战役中围歼黄维兵团,这是一场以少胜多的漂亮仗。张镰斧以一个营的兵力机智布阵、恶战8小时之久,保证了主力部队全歼黄维兵团。

  此外,张镰斧还有被广为称颂的一仗——解放重庆。张镰斧率一0四前卫团及师侦察连为前卫部队,在重庆东部白马山与敌先期激战,俘敌500多人,缴获大批车辆、武器弹药和骡马,打开了解放重庆的东大门。

  1949年12月28日夜,他命一连在中山坝用三艘小船巧渡长江,经过激战歼敌大部,占领江北冬笋坝,继续向铜罐铎进兵,全歼敌七十八师一个营,占领了江津渡口,迫使蒋介石仓皇飞离重庆,使重庆解放提前了一个月。

  也许正是这段宝贵的革命经历,造就了这位后来在航天领域辉煌无限、德高望重的英雄人物。

  半路出家领衔航天事业

  1960年4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等军事学院以优异成绩毕业后,张镰斧转调我国初创的航天诞生地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工作。

  那时,中国的航天事业还处于开创阶段,正在仿制前苏联的近程导弹T-2,他担任生产总装指挥组组长。8月,前苏联撤走了全部在华专家,他带领自己的技术人员和工人,立足简陋的条件,克服种种困难,边干、边学、边总结提高。11月5日,由他领导、组织、生产、总装、测试的发射试验,中国第一枚导弹试验获得圆满成功。1966年10月27日,他参加的中国唯一一次导弹运载原子弹的“两弹结合”现场飞行试验成功。

  张镰斧自1960年到院工作直至1985年退居二线,他的这一段人生几乎代表了中国航天事业从弱小到强大的全过程。他在文革期间,顶住压力临危受命全面负责一院的科研生产工作,继续组织实施“八年四弹”的航天任务,完成了东风系列第一代导弹,初步建成了长征运载火箭系列,打仗出身、半路出家的他硬是将航天一分院从老大难单位带成了声名远播的尖子单位。而他本人也于1984年,荣立航天部“在发展航天事业中贡献突出”一等功,名列第一位;1985年,液体地地战略武器和运载火箭获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名列第十四位。老八路出身的张镰斧,是航天系统同期获得该一等功和特等奖殊荣的唯一一位行政管理人员。不止一位两弹一星的元勋人物说过,“没有张镰斧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原第七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张镰斧

  一个打硬仗出身的老八路,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水平,居然可以成为我国航天科技领域的领路人,真是太不容易了。半路出家的张镰斧凭借什么本事居然能在航天科技领域打出一片天地呢?大家不约而同地将其归结于他老八路的优秀传统上,两弹一星功勋人物钱学森曾经公开表示:“军队领导干部将带兵打胜仗的方法用在航天事业的管理上,是真正成功的系统管理工程。”

  2011年6月11日,原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一分院副院长兼导弹总装厂厂长、第七机械工业部第一研究院院长、第七机械工业部副部长、第六七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张镰斧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

  在艰苦的革命战争年代,张镰斧革命意志坚定,不怕流血牺牲,机智勇敢,是人民军队中一名英勇善战、文武兼备的优秀军事指挥员,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他认真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旗帜鲜明地维护党和人民的利益,恪尽职守,勤奋工作,为我国国防现代化建设和航天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张镰斧晚年与杨利伟等人的合影

编辑:金思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