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里嬉25︱山上一千米 高姥山杜鹃谷的别样精彩

2017-04-29 16:07:38    来源: 浙江在线   浙江在线 通讯员 陈新森

  

  浙江在线-金华频道4月29日讯(浙江在线 通讯员 陈新森)高二的由来,当地人这样解释:磐安的最高峰——青梅尖,海拔1314米,高姥山海拔1212米,属全县第二高峰,故称“高二”。

  因为地处偏远,人口稀少,经济落后,一度被称为“磐安的西藏”。

  “杜鹃花时夭艳然,所恨帝城人不识。”唐朝诗人施肩吾感慨当时京都的人们不会欣赏娇艳的杜鹃花,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其实,在高二人眼里杜鹃花寻常不过,早些年村民们都是砍来当柴烧的。后来,外出打工的人多了,上山砍柴的人少了,高姥山的杜鹃逃过刀劈斧斫,自由舒展地绽放在山野,一簇簇、一片片,渐成花海。

  一株杜鹃,少有人关注;一片花海,便引来游客。

  每年四月下旬,高姥山都要举行杜鹃花节,各地慕名而来的游客蜂拥上山,自驾车蜿蜒十多公里,天然壮观的杜鹃花海,让游客直呼过瘾。

  国内以杜鹃花为主题的景区还有不少,但高姥山的杜鹃有其别样的精彩:杜鹃林分布在海拔700米至1200米的高山上,总面积有1万多亩,核心区域有2000多亩,品种多达100多个,珍稀物种就有30多个,许多地方的花期只有10来天,而这里赏花时间长达1个多月。高姥山花海因场面浩大、气势恢宏而震撼人心。

  游客至此,瞬间就有投身花海的感觉。

  春天是最美的赏花季,磐安是绝佳的赏花地,看过了玉山田野的油菜花,接着看冷水桃花源里的桃花,随后又有西溪两岸的樱花等着你,等到这些花都谢得差不多了,高姥山的杜鹃花在“五一”前夕争相开放,期待着那些能读懂美的眼睛,期待着那些好摄之友的光临。

  连续四年由我牵头举办了杜鹃花节,对高姥山的山脊、沟谷、花道、亭阁以及这里的花草树木都熟悉不过,“火树风来翻绛焰,琼枝日出晒红纱”,杜鹃花海的壮观景象,时时在脑海浮现。

  我天生爱静,对人挤人、人看人的游览场面,很是不适应,高姥山本是人迹罕至的清净之地,如今一到花季,车多、人杂、路挤,我得赶在旺季来临之前私享一下熟悉的高姥山,与杜鹃对对话,与七仙聊聊天,感悟千米高山上的天人合一。

  在海拔900多米的高二花园度假山庄,清脆的鸟叫声,早早地将我唤醒,拉开窗帘,推开门窗,享受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那明媚的阳光,给天空上了一层柔美的暖色,很安逸很闲适,山野甜润的气息令人神清气爽,群山、薄雾、红日,如梦幻般铺陈在眼前,卧榻观日,居高望远,别有一番景致。

  走到“天上人家”的阳台上,贪婪地大口呼吸,放肆地张开双臂,昨天的几多烦恼,烟云般飘散,清新的空气比美酒还醉人,周边的木屋、树林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人间仙境大约就是如此吧。

  带上行装,沿着高姥山的山梁一路爬行,五公里长的游步道两边,开满了品种不同、形态各异的杜鹃花,花色有大红、粉红、白色和紫色等,红如火焰,灿若云霞,一簇簇杜鹃,或娇艳欲滴,或含苞待放,百态千姿,惹人垂怜。

  青松、柳杉、望春花等相伴而生,花在云中开,人在花中行,望之满山红遍,闻之馨香怡人,野生杜鹃旺盛的生命力,给整个山谷披上了红色的外套,在云雾缭绕中观花,真有一种忘却忧愁、超脱凡尘之感。

  不经意间发现花丛中有一棵珍贵的华顶杜鹃,花骨丰满,花瓣紫红,却没有叶子陪衬。常言道,红花还需绿叶扶,没有绿叶陪衬的华顶杜鹃簇拥成团,显得格外靓丽,“苍干如松柏,花姿若牡丹”,一树千花,芳华独冠。

  行至半山腰上的“一览亭”,亭柱上挂着“高姥杜鹃红,胜景甲江南”的对联,几棵杜鹃花任性地探进亭来,亲密地靠在身旁,人与花无言而又深情地对望。

  转过头,漫山遍野的杜鹃一棵挨着一棵,一眼望去就像火红的朝霞,映照在连绵不绝的群山之上。

  “疑是口中血,滴成枝上花”,那一朵朵杜鹃花,深藏着日月轮替的精华,蕴涵着山川云雾的灵气,那一丛丛的火红,许是冬天送去的嫁衣,或是春天送来的彩礼。

  拾级缓缓而上,移步换景,景致万千,竟也感觉不到山道陡峭,不知不觉间已登至山巅,极目远眺,但见群峰起伏,远山近景,尽收眼底:从这里看到了大地的广阔无垠,看到了林海的郁郁苍苍,看到了花海的姹紫嫣红。

  都说山里人开门见山、出门爬山,山,是最熟悉不过的风景,在山脚看和在山顶看却是如此的不同:在山脚只看到山的一角,在山顶却能看到巍巍群山。

  常说走出大山天地宽,此时,我怎么都觉得山向上登高一步,眼前的天地便宽阔许多。

  这里仅仅是1000多米的海拔,难怪有那么多人喜欢登山运动,喜欢挑战巅峰,“无限风光在险峰”,如果可能,真应该去感受和欣赏更高山峰上的极致美景。

  这又令我想起了《水下三千米》这本书,被人称为“深海美人鱼”的章衣萍大学毕业后,开始潜水,自此沉迷蓝色世界不可自拔,潜水十年,领略无数的海底精彩,也遭遇过难测的海底惊险,写下了受人追捧的潜水攻略游记。

  在杭州与浙江在线的一次工作会谈中,竟有幸与她相识,当我这个典型的旱鸭子说起这本书的内容时,衣萍连说想不到,我开口向她索求一本签名书,她马上回到办公室取了一本,题写的“爱生活,爱大海”想必是她的肺腑之言,书中后记的一句话,最是让我感动,“就在这里许个愿吧,十年后带上我自己养大的buddy,一起携手去探索海底世界”。

  只有潜过深海,才知道神秘世界里的美丽,才懂得什么叫做“深蓝的诱惑”。

  海是如此,山呢?

  我知道水下三千米的世界,只能从衣萍的书中去探知。而山上一千米或者两千米或者海拔更高,我是可以去尝试的,高姥山给了我念想和向往。

  赏了杜鹃花,不到七仙湖,那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七仙湖在高姥山的南面,留兰、秋罗、连蕊、玉荷、香果、紫堇、醉蝶,单从这些湖名来看,充满着诗情画意。

  相传是高姥娘娘见此地美不胜收,撒下七颗珍珠,沐浴于此,形成七个湖泊,形似串珠,湖水晶莹,情态各异,与杜鹃谷相映成趣。沿着湖畔的木栈道慢行,微风轻拂,蝴蝶纷飞,使人联想起衣袂翩翩的七仙女,更仿佛听到了七仙女戏水的欢笑声。

  浪漫高姥山,醉美七仙湖,想着,走着,我竟忘记了爬山的劳累,不禁羡慕起本地人能长期生活在这如画的原生态环境中,若能天天看湖光山色,听蛙鼓鸟鸣,又该是怎样的陶醉和满足?

  下了山,我决定投宿在下初坑的“泥庐民宿”,劈柴、生火、做饭,炒一碟马兰头、煮一锅腊肉笋、来一碗炸土豆,咪几口家酿米酒,与房东大伯唠唠嗑,看那一脸的淡定和满足,突然发觉幸福是那么简单。

  傍晚时分,沿着溪边的山道走上一段,唯有风声、水声、鸟鸣声,这些大自然最真实和亲切的声音,喧而不闹,嘈而不杂,我听不懂它们在说什么,也无须猜测它们说着什么,只想这么虚度一段光阴,给自己疲惫的身心彻底放个假。

编辑:薛文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