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金华频道 > 2016即时报道 正文

风物志丨冬腌白菜满屋香

2017-01-07 17:36:26 来源: 浙江新闻客户端 作者: 浙江在线特约作者 三川

浙江在线金华频道1月7日讯(浙江在线特约作者 三川)双休日的早晨,正想睡个懒觉,不想屋里的门铃“叮咚、叮咚”地响了。我连忙打开房门,只见年迈的妈妈拎着一塑料桶腌白菜笑盈盈地站在门外。

老家距县城有 35公里 ,妈妈是赶早班车来的,目的仅仅是让宝贝儿子尝尝自己腌制的白菜。“家里的白菜腌好了,给你尝尝鲜。”当我接过妈妈手中的腌白菜时,我又一次听到了妈妈这句亲切的话语,也掂出了塑料桶里的沿甸甸的母爱。

如今的日子犹如芝麻开花,鸡鸭鱼肉想吃就吃。然而,那脆嫩爽口的腌白菜始终令我难以忘怀。一到腌白菜的季节,我总要到菜市场里或多或少地买上几棵腌起来,一则怀旧,二则享受一份亲手制作的乐趣,只是腌菜的味道始终没有妈妈腌制的纯正。

很多人以为,腌白菜是件很普通轻松的家务活。割来白菜,晾晒几天,洗净后搓把盐,十天半月后便可上桌,农村妇女个个都会,人人能腌。其实不然,腌白菜的学问大着呢。

妈妈是个文盲,没上过学。然而,她对腌菜却十分在行,有自己的一套腌菜理论和实践经验,是村里少有名气的腌菜能手。记得小时候,“立冬”一过,妈妈便挑着菜篮从地里割回三四十公斤白菜,先把它们放在太阳下晒,失却水份后,白菜便变得软绵绵的。然后,妈妈把白菜堆放在一个阴凉的角落里,过两三天,白菜便会渐渐变黄。找个好天气,再把白菜摊开来晾晒,去掉一些干菜皮。

妈妈腌菜总选晚上进行,虽然她自己不能到缸里踩踏,但为爸爸备好了腌菜所有程序,并让放学回家的儿子分享腌菜的快乐。爸爸洗了脚,布了椅跳进缸里,把妈妈递来的白菜码到缸底。每码两层,妈妈就洒一遍粗盐和切碎的红辣椒。爸爸先贴着缸壁团团圈圈踩,慢慢地转到中心,踩得卤汁汪出来,又垫一层再踩。我和弟弟趴在缸沿,两双小双眼睛盯着爸爸的大脚来回地转,嘴里则不停地唱着“脚脚踏、脚脚踏,我家的腌菜飘香香”的儿歌。当最后一层白菜被踩出卤汁后,妈妈顺手洒上一把粗盐和辣椒,再压上几块特地从溪里捡来的大鹅卵石。

三日菜缸,七日酒缸。不等白菜腌透,心里就想着吃了。有一次,我好奇地问妈妈:“人家的白菜都是洗净后再腌,我们的白菜不洗就腌,好吃吗?”“好吃,好吃!”妈妈微笑着解释说:“经过翻晒、晾干,白菜上的蚜虫、青虫之类的,都死的死,逃的逃,剩下的就只有点点泥沙了。烧制前再把腌菜放在自来水里浸泡几分钟,退出盐分,洗净泥沙,这样的腌菜吃起来才原汁原味呢。”听着妈妈的话语,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别以为腌白菜是件容易的事。”妈妈接着说:“往菜缸里捞菜就有许多讲究,手要洗净、擦干,不能带油和生水,否则,腌菜容易变坏。今年的腌菜不好吃,这不要紧,要紧的是明年再不能按今年的方法腌制了。这就跟你们读书一样,要善于总结经验,吸取教训。”

腌菜的保存期还不到两个月。在漫长的冬季,山区农村家庭的蔬菜,全靠那一缸缸腌白菜。妈妈腌菜从不多腌,当一缸腌白菜快吃完时,才预备着腌第二缸。因此,我们家的腌白菜一直吃到来年春菜上口,一家人都不感到乏味。

腌菜是小菜,上不了席面,只在日常食用。讲究的,要切成细丝,加香油、白酒和少许白糖,有条件的还可以加一点熟芝麻。米粥一碗,腌菜一碟,一至淡,一至咸,真是相得益彰。特别是春节期间,家里来了客人,鸡鸭鱼肉倒不一定吸引人,唯独那盘腌白菜炒毛豆或腌白菜炒冬笋,令客人们胃口大开。青菜泡菜饭是时下宾馆酒家较流行的主食,其实,若换成腌白菜烧烧,味道会更不错。

冬腌白菜满屋香。如今,只要一闻到腌白菜的浓香,我就会想起慈祥的妈妈,还有那远逝的童年的欢乐。

编辑: 薛文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