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频道

蒋金红:从贫困农家子弟沦为腐败贪官的不归路

2018-08-10 15:11:00    来源: 浙江在线   

    浙江在线-金华频道8月10日讯(浙江在线 记者 何贤君)  “我是党和人民的罪人,我是一个心灵扭曲的犯罪分子,我向党和人民忏悔……”

  “这些天,我无数次撕心裂肺地问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为什么会成为人人痛恨的腐败分子?我痛哭无泪,我悔恨万分……”

  这是金华山旅游经济区(金华双龙风景旅游区)原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蒋金红在忏悔书的开头中写下的话语。他说,自己在愧疚、悔恨、痛苦的煎熬中度日如年。

  近期,兰溪市人民法院对蒋金红案件作出一审判决:

  被告人蒋金红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查扣在案赃款人民币186.19万元及罗汉象牙制品、卡地亚手表等赃物,依法予以没收并上缴国库。宣判结束后,蒋金红当庭表示服从判决,认罪、悔罪。这起“市本级留置第一案”最终画上句号。

  “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

  贪腐“双面人生”最终走上不归路

  蒋金红出身贫穷,小时候读初中,其母亲经常都要到周边邻居家里东拼西凑借米才能扛过去。一路走来,蒋金红穷怕了。当蒋金红成长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掌握一定的权力后,思想开始逐渐动摇,信念慢慢缺失,逐渐沦落为一心为钱,一切向钱看的腐败分子。贫穷决不是贪腐的借口、理由或托词,也决不是产生腐败的根源。那么蒋金红是如何从一名人民教师沦落为贪污官员的呢?

  蒋金红1981年师范毕业参加工作,当了12年的人民教师,还当了校长。1993年,通过双推双考,进入国土部门工作,成为市级机关一名科级干部。他也曾埋头苦干钻研业务,得到组织的信任和重用,被提拔为副局长,2009年被任命为市国土资源局局长。

  随着职务的升迁,蒋金红的思想慢慢开始发生了扭曲转变。1998年,蒋金红曾因收礼错误被处以党内警告处分。第一次伸手就被查处,对他震动很大。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思想上又开始动摇犹豫,放松了要求。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贪欲的门一旦打开就很难关上,就像吸食鸦片一样,吸了第一口很舒服,吸了第二口、第三口就上瘾了。从一开始的忐忑不安,慢慢地次数增多数额变大,直到最后的麻木不仁。”蒋金红这样反省自己。

  审查调查显示:蒋金红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多次收受有关企业老板、下属所送的礼品、礼金和消费卡。特别是2014年以后,在永康和金华山旅游经济区任职期间,蒋金红腐败之路的刹车仍然刹不住。他多次在家中、办公室等处收受有关企业人员及下属礼品、礼金、购物卡。

  无论是房产公司的负责人登门拜访,还是下属单位人员为职务调整送礼,他都照单全收。在他看来,这些不过是“红包”而已,每笔金额并不多,算不上“受贿”,只是别人为感谢他的“辛苦费”,收起来心安理得。

  随着职务的升迁,蒋金红理想信念动摇,思想堤坝坍塌,私欲膨胀,把反常当作正常,把违纪当作合规,从最初的收受礼品、购物卡到后来直接收受现金,一步一步滑向犯罪的深渊。

  此外,他还利用职权,在职务晋升、人事调整方面,为他人开“绿灯”,收受巨额财物。“大权在握”的良好感觉,带给了蒋金红巨大的成就感,也让他的权力观渐渐扭曲。不知何时起,一种想法,开始萌生——“我给他们带来这么多好处,凭什么不能拿点回报?”渐渐地,他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当作生财之道,认为是自己的“本事和关系”,“帮助”了他人,理应有所回报。

  “正是自己对十八大以后,党和国家正风肃纪查处腐败问题的坚定信心和坚决手段没有清醒的认识,存在侥幸心理,不彻底收手,终使自己走上了不归路。”蒋金红悔恨至极。

  对抗组织审查

  最终没能逃脱党纪国法

  在接受组织调查过程中,蒋金红心存侥幸心理,通过转移财产等方式,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

  2017年5月,市纪委对蒋金红涉嫌违纪问题进行初核。同年9月9日,市纪委找他谈话。蒋金红察觉组织对其进行调查后,为了掩盖违纪事实,与涉案的某国土资源局负责人联系,就收送钱财问题统一口径,进行串供。同时,蒋金红将部分收受的手表、字画、纪念币等物品转移,交由他人保管。

  2014年,蒋金红得知市公安机关在严厉打击销售买卖象牙制品的消息后,担心其收受的象牙制品放在家中会被人举报,遂交给其妹夫转移藏匿。去年市纪委找其谈话时,仍然交代对方要妥善保管。直到去年12月,蒋金红接受组织审查后,其家人害怕被搜查,将象牙工艺品埋藏于深山中,转移藏匿。

  “这些年的随波逐流,使我缺乏政治免疫力,身上缺少了一道防火墙。当出现问题,组织找我谈话时,没有及时选择向组织讲清全部情况,求得组织帮助,反而存在侥幸心理,继续隐瞒,还进行串供和转移证据,对抗组织调查。”蒋金红说,由于自己没有坚信依靠组织、相信组织这条根本途径,丧失了一次又一次组织给予的机会。

  除了隐瞒转移财产,蒋金红还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心存侥幸。2014年至2016年连续3年领导干部个人事项申报中,蒋金红一直只申报了3处房产,对另外3处房产予以隐瞒。2017年,其个人事项申报中,他又隐瞒了家庭购买的108万元新三板股票。

  敛财七法

  千方百计谋取私利

  掉进钱眼里的蒋金红在忏悔书中列举了自己的“敛财七法”。

  1、直接收受财物。利用为企业办事,干部提拔等直接收受老板、下属的财物。

  2、违规借贷赚取利益。只要有人提出,只要有机会,就想方设法筹钱,从出借十几万、几十万到上百万元,各种借款利息收益有数百万元。

  3、以投资为名获取超额收益。“投资”房地产项目,在两年不到的时间内获取了一倍的收益,实现了利益输送。

  4、低价购房。利用国土局长的位置向金华某开发商个人购买海南股东自留房。

  5、实物票证变现。将别人送的香烟、购物卡、提货单,甚至散包香烟都拿到回收店里换钱。

  6、赚取灰色收入。在国土局时尽量参加一些评审会、论证会、检查会、验收会、同乡会,每次可以收取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的收入,多的时候一年有上百个项目,一次就获得近万元的收益。

  7、创收。当看到金东区很多人种大树、种苗木能赚钱,在村里流转了2亩多田,种上樟树和罗汉松,并且和他人合股投资45万元种了一些大型高杆靠接罗汉松,后来苗木价格受市场行情影响,又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向一些企业主推销苗木,以减少亏损。

  审查报告显示,2004年至2017年间,蒋金红以各种名义收受他人所送贿赂,涉及17人,其中多人都不止一次给他送钱送礼,涉案金额达220余万元。这其中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就是行贿人除了送钱,还有更高明的一招——以高息借贷的形式,将钱送到了蒋金红的手里。

  2008年,某国土资源局副局长以一家企业的名义,向其借款50万元,月息3分,1年后,蒋金红收回本金,并收利息21万元。表面上看这些钱是蒋金红投资“合法”赚来的,实则是掩耳盗铃,自以为是的小聪明。蒋金红尝到甜头后,将这种自以为安全的受贿操作手法继续上演。

  2008年至2011年,另一国土局长以高息借贷、投资收益为名,让他赚了61.2万元。为市区房地产公司地块出让审批、土地使用权分割等过程提供帮助,这样的利益交换更是多次。

  事实上,高息借贷、投资、买房这些名义都是一块块遮羞布,一个个幌子,实质上都是权钱交易,设想如果蒋金红不在这个岗位,不担任这个职务,谁会来支付高额利息向你借款?又有谁会让你远低于实际价格买房?

  “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下属及管理服务对象所送现金、购物卡、手表等财物,并以高息放贷、低价购房、投资入股获取超额回报、由他人代付装修款等方式,打着投资收益的幌子,通过高息借贷进行利益输送,以投资的名义给予超额回报,低价购买房产,这些同样是收受贿赂,同样要接受组织的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市纪委监委相关办案人员称。

编辑:金思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