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频道

社科视窗15| 古家训今读——马援:谦谨敛怀

2018-04-12 15:09:00    来源: 浙江在线   

  【编者按】习总书记说,哲学社会科学的现实形态,是古往今来各种知识、观念、理论、方法等融通生成的结果。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八婺大地,发展迅速,万象纷呈,该如何解读,该有怎样的视野。我们和金华市社科联一起,为你打造一份权威的金华社科读本。每周四推出,帮你解开现象的迷雾,助你追寻理论的真谛。马援乃是中国历史上的一等人物,不但是一位战神,而且是一位文武全才,不但是文武全才,而且是能达到立功、立德、立言境界的全德之人,在当时及后代圈了不少重量级铁杆粉丝,如曹操、王阳明等。上世纪60年代初,毛泽东曾郑重说道:我建议我们的高级干部都读读《后汉书》里的《马援传》。随后,周恩来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的一次高级干部会议上,以“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的精神勉励高级干部。马援生于公元前14年,字文渊。博通经史,善说故事,早年经营过商业、农业、畜牧业,当过地市级政府官员,也曾当过流浪汉,遇到刘秀的时候,已经41岁。从公元25到45年的二十多年间,马援以自己的智慧谋略为刘秀的统一事业服务,在军事、政治、经济、民族事务外交统战等领域建立了别人不可替代的功业。公元42年,交趾((今广东、广西一带及越南中部、北部)女子征侧、征贰起事反叛东汉朝延,马援被任命为伏波将军,率兵征讨。马援在平定二征起事后,采取了一系列发展生产,安定秩序的措施,促进了该地经济文化的发展:凡马援经过的地方都设建郡县制政府,组织人民整治城防设施、挖渠浚河兴修水利,做了许多大有利于民生的实事。还将越地法律和汉朝法律错驳的十余项内容报告朝庭加以因地制宜的改革,然在越地开展轰轰烈烈的大规模普法宣传,达到以法治理的目的,从此以后历届政府对越地的治理都奉行马援制定的一系列做法。马援平定交趾是中国历史上经营越南最为成功的案例,毛泽东论及此事,曾说“马援之后,是一代不如一代”,及至唐末五代时越南脱离南汉政权自行独立,不归中国版图,言外似含无限的遗憾。马援二哥马余的儿子马严、马敦,思想都很活跃,好指点江山,臧否人物,马援深以为忧。在交趾期间,马援虽在万里以外,也不忘写信告诫他们:吾欲汝曹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可得言也。好议论人长短,妄是非政法,此吾所大恶也,宁死不愿子孙有此行也!龙伯高敦厚周慎,口无择言,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杜季良豪侠好义,忧人之忧,乐人之乐,父丧致客,数郡毕至。吾爱之重之!不愿汝曹效也!效伯高不得,犹为谨敕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者也。效季良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我希望你们听到别人的过失,就像听到自己父母的名字;父母的名字,耳朵可以听,但嘴不能说。好议论别人长短,议论时政,是我特别讨厌的。我宁死不愿子孙有这种行为。龙伯高这个人,忠厚谨慎,讲出来的话,没有一句疏失,我敬重他,希望你们学他。杜季良豪侠好义,以他人之忧为忧,以他人之乐为乐,我敬重他,但不希望你们学他。为什么呢?因为学龙伯高即使学不到,还能做一个谨慎的人,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画天鹅不像还能像野鸭,虽不逼真,但有些相似;学杜季良如果学不到,那就不免沦为轻薄之人了,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犬”。曾国藩点评此信说:“古之英雄,意量恢拓,规模宏远,而其训诫子弟,恒有恭谨敛退之象。”“此亦谦谨自将,敛其高远之怀,即于卑选之道。盖不如是,则不足以自致于久大。藏之不密,则放之不准。苏轼诗:始知真放本精微。即此义也。”苏东坡曾作诗盛赞吴道子的壁画:“细观手面分转侧,妙算毫厘得天契。始知真放本精微,不比狂花生客慧。”很多成功的画作,看似画风狂放不羁,实则笔无妄下。栩栩如生之“真”、挥洒自如之“放”,都以精妙之心、精绝之技为根本。画中之人,手面有“转”有“侧”,一笔一画都精致入微。正因如此,人物也就生动传神、自然洒脱。苏东坡、曾国藩以此点明一个真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古今英雄都是做难事干大事的,他们能将大事难事干成功做顺畅,是因为能将高远的怀抱收敛于谦卑谨慎的精微之心,精勤精细精妙。《六韬》有云:“将不精微,则三军失其机。”只有以一丝不苟、追求极致的精神,将精细、精准、精微的理念,落实到每一个环节、每一个要素,贯穿于每一个动作,才能不断积蓄能打仗、打胜仗的底气。没有了精微,不仅谈不上“真放”,更可能为害不浅。而要做到精微,就要“恭谨敛退”,认真、谨慎、收心于内、退藏于密,更谦虚一些,更谨慎一些、更低调一些、更审密一些。如此才能精妙精绝退尽粗疏狂放之迹而真正达到恢拓宏远的“真放”之境。公元48年武陵(今湖南常德)蛮反,马援自告奋勇请求率军出征,根据地形气候特因素,采取表在逐步推进稳扎稳打之策,但因天气太热,加之水土不服,士兵多生病死去,马援也患了病,不久病故。马援自投效刘秀集团后征战陇冀,转战南北,北深大漠,南入江海,屡建功劳,历经艰险,万死一生,效力朝廷二十二年,为东汉皇朝的统一、巩固、繁荣、富强,忠心耿耿,兢兢业业,不遗余力地奋斗一生,直到实现了他“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的壮志。当“马革裹尸”运回京城的时候,朝廷并没有依照惯例为他举行隆重的葬礼。相反,因“薏似明珠”案,有人向举报说他生前从交趾返回时,带了一军车“明珠文犀(有纹理的犀牛角,特别珍贵)”。其实是一车薏苡种仁,即米仁,朝廷追缴了马援的新息侯印绶。马援的女儿为汉明帝刘庄的皇后,公元60年,刘庄命人在南宫云台阁画了在建立东汉的过程中,最具战功的将领的像,马援并未列入。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湖南常德市临澧县太浮山第一峰有座铁瓦庙,相传马援南征时在此召开过军事会议,后人立庙存祀,有古诗咏赞曰:伏波遗殿倚山阳,涧水潺潺桧柏长。庙祀至今传铁瓦,勋名原不仗椒房。春深石屋莓苔古,秋雨丹崖薜荔黄。却怪云台俱泯灭,空山烟火正辉煌。(作者单位:金华市委讲师团)

编辑:金思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