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频道
金华频道
金华频道

浙商要做“四立”的薪火传人

2018-01-02 16:24:59    来源: 浙江在线   

    【编者按】习总书记说,哲学社会科学的现实形态,是古往今来各种知识、观念、理论、方法等融通生成的结果。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八婺大地,发展迅速,万象纷呈,该如何解读,该有怎样的视野。我们和金华市社科联一起,为你打造一份权威的金华社科读本。每周四推出,帮你解开现象的迷雾,助你追寻理论的真谛。

  适应环境,做“中国的浙商”

  我经常参加浙商们的一些活动,有机会常常听到企业家们的演讲。浙商们的言行,给我留下一个很深的印象,就是很有政治头脑,很有家国情怀,讲话内容、风格、语气相当程度上同领导干部一样。这是为什么呢?

  前段时间,在浙商发展研究院(浙商智库)召开的关于企业家精神的讨论会上,我重点阐述了什么叫企业家精神,什么是中国的企业家精神。在中国的政治经济环境和市场环境中,浙商要成为中国的企业家,要想把企业做好、做大、做强,那是离不开中国现在的经济、政治、文化制度和社会环境的。全世界的企业家都有着共通的企业家精神,共同的企业行为,但不同的是,浙商首先是中国的企业家。凡是在中国大地上成功成名的企业家,肯定要适应中国现有的市场和政治环境。所以,浙商的成功是离不开这样或那样适应中国现有政治、经济、文化环境的。这种适应是一种能力,而且是十分重要的素质和能力。

  这七、八年来,我经常参加一些浙商活动,也常发表一些感言。但是,每一次听到浙商们的发言,我都非常感动,很受教育。浙商们除了有把自己企业办好的意愿外,还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家国情怀。每每听到、看到浙商们的这些言行,让我更觉得,作为领导干部就应该更多地去理解、支持浙商,为浙商的发展做点贡献。

  不断学习,做文化的浙商

  文化是无形的、持久的东西。真正的文化,也许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活的文化存在于人们的一言一行之中。

  浙商作为一个大群体,而且从改革开放开始算起,也有近四十年的时间了,应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价值理念和精神文化。我希望,今后的“浙商”,既是一个区域意义上的概念,更是一个文化意义上的范畴,能成为一个既有丰富内涵又有独特文化个性的群体。“文化浙商”,主要指提升浙商的文化素养。浙商文化就体现在你们的一言一行之中。

  至于讲到什么是文化,我这里先讲三个小故事。

  前不久,有新闻报道了两名中国游客在德国国会大厦前拍照时行纳粹礼的事件,引起广泛的批判和热议。这是中国一些人身上文化趣味的缩影,但这个文化是建立在无知的基础上的。全世界都知道法西斯行为是被严令禁止的,即使是作为发源地的德国也是被法律禁止的。当然,这两位游客被柏林警方逮捕了,并将面临刑事诉讼。在去年,台湾一所中学举办校庆,一个班级的学生竟然穿着“二战”时期法西斯纳粹的军装,举着纳粹旗帜,摆出希特勒姿势参加游行。此事一出,舆论哗然。虽然最终该校校长引咎辞职了,但是我们更应该看到这次事件背后折射的是台湾当局对历史教育的不当,这是一种畸形的文化。文化应该建立在具备一定历史知识的基础上,不了解历史,不懂得以史为鉴是行不通的。

  我也注意到,浙商群体相对来说是一个读书比较少的群体,书读多了就当不成企业家了。这有一定道理。因为,早期创业的浙商们大多不是从大学里出来的。但是,我认为,读书少不等于不读书、少读书,更不等于不学习、少学习。在学校里读书少、学历低,这是历史事实,但不能从中引申出做企业家可以或应该少读书的结论。死读书,当然成不了企业家,也成不了科学家、政治家。就其总体而言,不读书、不学习,是成不了大气候的。其他各行各业也无不如此。况且大学生本身就是一个不太大的群体,过去尤其是这样。再说,多数大学不是以培养企业家为目标的。我认为这里有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就是浙商与知识、文化的关系问题。我认为,学习知识和文化是浙商成长和发展必不可少的。过去一代的浙商与现在的浙商在知识、文化要求上也有很大的不同。我觉得,我们的浙商们是很爱学习的,参加各种培训、讨论很多,也很重视后代培养,这是浙商有活力、有后劲的希望所在。

  第二个故事,发生在十四世纪,当时英法两国发生战争,法国的加莱城被英军围攻了整整两年,在弹尽粮绝情况下,最后不得不向英国投降。这个城市提出的投降条件是不要屠杀老百姓。但是英军提出必须有六个人用绳子吊着从城上挂下来(带上城门钥匙)以此来表示真心投降。在这个危难时刻,第一个站出来的竟是这个城市里最富有的商人,而后另外五位主动要求牺牲的也是城里富有的商人。他们为什么慷慨赴死呢?就是为了捍卫家族荣誉,为了维护贵族尊严,当然也为了后代和老百姓而选择了牺牲。这是一种贵族的精神文化品质,它可以转化为无私奉献,甚至能够牺牲自己。这种精神文化是不能用生命和金钱财富来衡量的。

  第三个故事发生在美国。一个黑人出租车司机载了一对白人母子,小孩看到司机是黑人,就向母亲提问:“妈妈,他的皮肤怎么跟我们不一样呢?”母亲告诉孩子说,这是上帝为了让我们这个世界更加丰富精彩,所以才给我们不同颜色的皮肤。到了目的地,司机无论如何不收这对母子的钱,他说:“小时候,我也曾问过母亲同样的问题,但是母亲说我们是黑人,注定低人一等。如果她换成你的回答,今天的我可能是另外的一个我了。”两位母亲的回答,也都体现了不同的文化。

  文化是什么?文化是以一定知识、经验为基础的,文化不能建立在文盲的沙漠上。文化包括知识,知识内化为人的认知、意识,然后转化为行为文化。行为文化就是对事物是非善恶的发自内心的自觉的认知认同,是一种对向善向上价值的自觉的认可追求,是不需要提醒的自觉的言谈举止。

  我们讲传承和弘扬浙商精神、浙商文化,就是要使积极向上的浙商精神、浙商文化成为浙商群体的自觉追求,并不断地在实践中去丰富、创造、谱写新的浙商精神和浙商文化。

  奋斗为本,做拼搏的浙商

  现在,浙商的知名度很高,各地都很看重浙商,浙商群体被认为是当代中国最成功的群体之一。大家就会问:浙商靠什么成功的?

  有人试图拿一些成功人士的个案来说明问题。比如,说武则天证明了成功和性别没关系;特朗普、姜子牙证明了成功和年龄没关系;朱元璋证明了成功和出身没关系;马云证明了成功和长相没关系;李嘉诚、比尔·盖茨证明了成功和文凭没关系;罗斯福证明了成功和身体是否健全没关系,等等。

  其实,这样讲,虽有一些道理,但不可绝对化,重要的是要从中引出正确的结论,再说个体案例与群体也是不一样的,很难用一个确切的具体条件去说明问题。浙商作为群体的崛起和成功,它似乎与上述哪一个条件都无关,也似乎与什么都有关。

  我认为,无论是个体还是群体,无论是从事科研、政务还是经商办企业的,各行各业,你要成功成名、有大的作为,必然是和努力奋斗有关的。天上不会掉下馅饼来。有付出才有收获。浙商成功的原因,就在于浙商们的不懈奋斗、追求、拼搏。浙商群体的本质特征、浙商精神的内在核心、浙商文化的独特个性,我始终认为,就是千辛万苦创业,千方百计创新。虽然不同群体,包括所有企业家都要不断创业创新,才能成就事业。但是,浙商这个群体与他人(其他商群)不同的是,他们往往更加吃苦耐劳,往往是别人吃七分苦,他们就吃十分的苦,付出十分的努力,而且是一个区域企业家群体,那么多的人都共同具有的这种“千辛万苦、千方百计”的品行。很多人一听到“千万”两字,就以为只是指“吃苦”精神,其实,如果“千辛万苦”主要指吃苦精神的话,那么,“千方百计”就是知识、智慧、“巧劲”文化了。

  总之,浙商同各行各业一样,要想成功就必须比别人付出更多。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更多的捷径。如果有什么捷径,那也只是一时的运气,并不能持久。浙商文化的内涵很丰富,但首先要记住艰苦奋斗、拼搏奋斗。大家千万要牢记:唯有“拼搏”两字高高挂,才能把我们前行的路照亮!

  我曾试图提炼概括出浙商之所以能取得成功、能行稳致远、能高高飞翔的主要路经:飞翔的浙商——赢在艰苦创业,赢在勇于变革,贏在坚韧创新,赢在超越自我,贏在奉献社会。但其中核心的是不断拼搏奋斗。

  四个“立起来”,做浙商精神的薪火传人

  中国历史上历来有圣人“三立”的说法,即立功、立德、立言。做到“三立”才是圣人,而“圣人”少之甚少,五百年出不了一个。有一种说法,认为中国几千年来只有“二个半圣人”(孔子、王阳明、曾国藩半个)。可是,作为“二个半圣人”之一的王阳明先生,却认为人人都可以成为“圣人”。这是很有道理的,圣人有“大小”,而且也不是完美无缺的,不是从生到死、所言所行都是“圣而又圣”的。凡人即有“圣”的、“天使”的方面,也有“非圣”的、“非天使”的一面。但成名成功者,自然是“圣”的方面更多更强。

  企业家、浙商们也是可以成为“圣商”的。讲传承,就是传承浙商身上的“圣商”的财富。我以为,浙商能否成为“圣商”及能传承什么?主要是要做到“四立”:

  第一,立功立业。就是企业要做大做强做好,在企业经营事业上有所成就;

  第二,立德立爱。就是要有家国情怀,有社会责任,大爱无疆,德行天下,在造福他人、推动社会发展上有所成就;

  第三,立言立文。就是要对自己的企业经营、自己的目标追求和所作所为进行总结概括,形成一定思想理念和观点说法,进而影响、教育他人,从而在精神文化上有所成就;

  第四,立家立后。就是要教育好后代,传承好家风,在培育子孙后代上有所成就。

  这四个方面做好了、“立起来”了,也就成了或大成小的“圣商”了。我们要追求、弘扬、传承的浙商精神、浙商文化,也主要在这四个方面。我们就是要努力做这浙商“四立”的薪火传人。

  浙商群体已经创造了辉煌,这是我们有目共睹的。今后仍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通过拼搏奋斗来提升浙商的形象和知名度,来传承浙商的精神文化特质。只有拼搏奋斗,浙商群体才能勇立潮头、继往开来,才能行稳致远、翱翔世界。

  (作者系浙江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省政府文史馆馆长、浙商发展研究院院长)

  

编辑:金思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