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丨重温斯诺的四个预言

2017-09-29 17:27:05    来源: 浙江在线   

  浙江在线-金华频道9月29日讯(浙江在线特约作者 杨文彪) 利用周末时间看完了《红星照耀中国》。作者斯诺曾在燕京大学新闻系教“特写”课,也曾专任纽约《太阳报》和伦敦《每日论坛报》自由投稿记者。跟随美国人的镜头回望1936年6月至10月陕甘宁苏区的红军战士,岁月峥嵘,故事鲜活。

  一、找寻正确的解释,找寻坚持下去的理由

  《道德经》所言:“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动之徐生”。

  近百年前,许多仁人志士为中国特别是积贫积弱的农村及黯淡的前途担忧,探寻改造社会的方案。青年毛泽东1919年在北大图书馆工作时还“正在寻找出路”,1920年冬天第二次到北京期间读到了陈望道译著《共产党宣言》;1926年彭德怀在湖南军校学习时也读到了《共产党宣言》。1927年28岁的周恩来赴上海准备起义,唯一的武装是革命决心和坚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知识。同年,朱德41岁举行南昌起义,国民党元老林伯渠46岁,因反对蒋介石的“清洗政策”辗转来到江西苏区做财政人民委员。革命前辈从个人对军阀混战的困惑和不满,到思考知识分子和军人的社会责任,从接受马克思主义的正确解释和信仰,到树立对社会改造的信念,最终把自己的命运同年轻的共产党和红军结合在一起。

  对个人而言,革命者的家人被害牵连,自己受苦受难,为了什么?大革命时期,毛泽东将湘潭家中的地租用于湖南农民运动,秋收起义后地产被国民党没收。以贺龙当年在哥老会中的“辈分”,他也不曾一次把一个地方的哥老会全部兄弟收编进红军。斯诺发现,每个人都是自愿的,自觉的,为他认为正确的信仰而战。

  二、苏区购买力平价与信仰的经济学估价

  红军会师前的陕北,1930年灾荒时三天口粮可以买到二十英亩的土地。1935年陕北周家村的贫民会主席家,自己估价家产共100元,包括一所房子、两头骡子(值60元),四头猪(值8元),一片山地(值25元),以及农具;而一年的租税是40元。相当于每年四成的房地产持有税,不啻为当年民国政府“调控房地产市场”的绝招。

  红军陕北会师后的1936年,陕甘宁苏区一个月的财政开支是32万元,而民国政府对同年红军大学的800名学员的悬赏总额为200万元。这算不算国民党对红军将士战斗力的品牌估价呢?

  三、斯诺1936年的四个预言

  之一:“共享知识”。与千百年来中国官僚阶层将文字和知识据为已有并以此作为控制乡村的武器不同,红军与每个战士和苏区群众“共享知识”。他们从入伍的第一天起就要学习红色课本,由此六成以上的士兵是可以写信、写宣传标语。即使是那位来自山西洪洞县当年已64岁、从卖肉转行养马的李大爷,红军每天教他认四个字,斯诺遇见他时已能写出自己的名字。有了思想的武装,年轻的红军已与国民党军队进群众性斗争达到十年之久。

  之二: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共产党和红军通过宣传和具体行动使亿万人民对国家、社会和个人有了新的概念,意识到自己存在的社会责任和时代使命。共产党员和青年红军带着科学知识和伟大梦想,回到乡土民间,争取农民的联盟,一起建设一种“比较富裕的生活”。九十多年的历史和实践证明,一个更好的世界是能够创造的。

  之三:大国责任。毛泽东同志在1936年接受斯诺采访时就表示:我们几万万的人民,一旦获得真正的解放,把他们巨大的潜在生产力用在各方面创造性的活动上,能够帮助改善全世界经济和提高全世界文化的水准。这是一种远见卓识,也是一种满满的底气和自信。

  之四:国民大会的选举。国民党悬赏8-20万元的红军将领办公室门前,只有一位哨兵,而蒋总司令从西安机场到西安府的路上全程戒严。这是干群关系的差距。斯诺预言,如果1937年的国民大会允许共产党在公开竞选中同国民党竞争,单单农民的选票就可以使共产党获得压倒优势。

  四、年轻又开心的战士

  红军的年轻、精神、纪律,特别是高度的政治觉悟,被斯诺称作当时中国唯一的从政治上来说是铁打的军队。据斯诺统计,红军军官(从班长到军长)平均年龄是24岁。1936年夏天红军大学有一个老战士班,人均年龄27岁、作战时间八年、受伤三次。红军士兵平均年龄19岁。在中国,消极的满足是普遍的现象。但是快活这种比较高一级的感情,普遍存在红军的年轻战士队伍中。一位来自上海电力公司工程师担心苏区人民“唱歌的时间太多了”,有点穷开心。可是,开心一点,不也很好嘛!

编辑:金思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