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业银行
邮储银行
金华市环保局

首届全国朗诵文本大赛在浦江举行

2018-12-05 21:00:21    来源: 浙江在线   县委报道组 姚镇伟 蒋松涛

微信图片_20181205205556.jpg

评比现场。吴小杭 摄


  有的东西,即使消弭百千年,在人们的念念不忘中,总还会有归来的那天。像雷峰塔之于杭州人,也像月泉之于浦江。雷峰塔的归来,靠的是凄楚传说;月泉的重现,则靠的是浦阳江上流淌的诗。

  在地方志里,月泉就是个神奇的所在:“其泉视月盈虚为消长”。在古代,这样一处“网红”景点成了文人墨客的聚会场所,甚至以泉为名结成诗社,也就不足为奇。奇的是,元初时期在浦江这个小县城成立的“月泉吟社”,时至今日依然能散发出巨大的磁场,吸引着当代诗人来到浦江、月泉边……

  一场穿越700余年的邂逅

  12月5日,包括中国诗歌学会会长黄怒波在内的多位当代著名诗人来到浦江,进行“夏青杯”首届全国朗诵文本大赛现场终评。大赛在公证处的公证下,评委们的宣誓下,庄严的开始。历经四个多小时的评选“点赞”当中,最终产生一等奖1名,二等奖3名,三等奖6名,入围奖93名(以公示期后主办方最终结果为准)。

  评选结束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首席播音员于芳动情地朗诵了一等奖作品《该怎么书写我的祖国》。

  黄怒波说,为朗诵进行文本大赛,在中国新诗百年历史上也是从未有过的。朗诵文本的评比,必将引领文本与朗诵艺术相融的新风尚,为社会提供新的审美。“夏青杯”全国朗诵大赛组委会秘书长、中国广播电视报社社长王静说,诗言志。中国传统的诗歌与诵颂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近些年来,随着“夏青杯”影响力越来越大,然而重复的文本的现象也越来明显。翻来覆去,合适的文本就几个。而且少年儿童文本的缺乏,时常是孩子说大人话,让黄怒波等评委都颇感别扭。


微信图片_20181205205614.jpg

评委宣誓。吴小杭 摄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当中国诗歌学会和“夏青杯”全国朗诵大赛组委会都评选朗诵文本的念头时,浦江又伸出了“橄榄枝”。如同700多年前,浦江人吴渭带着南宋遗民,成立了月泉吟社,随后,月泉吟社以《春日田园杂兴》为题,向全国发起征诗活动。三个月的征诗活动,共获诗2735首。

  相隔七百年,浦江又征诗,依然是一呼百就。“夏青杯”首届全国朗诵文本大赛于2018年3月28日发出征诗启事,截稿时间至2018年6月30日,共收到1390位作者2861首诗作,8月份已完成初评,11月份完成预终评。

  七百多年前种下的诗歌种子,在浦江繁衍生长、生生不息——清初康熙年间创建的“嵩溪诗社”,以及郑义门的玄鹿吟社、黄宅的古城诗社、白马的柳溪诗社,以诗为线索,依着浦阳江畔的这段历史追索至今。


微信图片_20181205205618.jpg

王静老师在朗诵刚评出来的文本。 吴小杭 摄


  一座从未远离诗歌的小城

  古人送君千里,终点好像总是在水边。许是离愁别绪,最易产生诗情。这才诞生了“风萧萧兮易水寒”“主人下马客在船”和“桃花潭水深千尺”。

  浦江,与诗歌的缘分同样因水而起。

  浦江,是钱塘江最大支流浦阳江、富春江第二大支流梅江,以及兰江的发源地,有“三江源”之称。浦江还是古时富春江严子陵钓台到仙华山、月泉、金华北山(金华府和严州府)的必经之路。

  “昨发浦阳汭,今宿浙江湄”“昨发赤亭渚,今宿浦阳汭”“涛落浙江秋,沙明浦阳月”……在这条“唐诗之路”上,不少文人有感而发,一路创作绝美诗篇。杜荀鹤、谢惠连、江淹、颜真卿、宋濂等文人,都留下了关于浦阳江、仙华山、月泉、江南第一家的诗篇。无怪乎《金华诗录》也说:“金华之诗,盛于浦阳。”


微信图片_20181205205621.jpg

第八届浦江农民赛诗会现场。罗明庆 摄


  诗画山水间,浦江人自然沾染上了墨香。“扛起锄头是农民,放下锄头能写诗。”这话在浦江,真是不稀奇。就在今年10月24日,浦江农民赛诗会热闹开场。19位参赛村民次第上场,用二胡拉唱、婺剧表演等形式,吟诗赋颂,一展才艺。一年的狂欢无法说明问题,但是这样的农民赛诗会,在浦江已经连续举办了八年。

  76岁的徐千意来自白马镇嵩溪村,从小就耳濡目染先辈留下的诗歌文化。作为农民赛诗会的“常客”,他已经参加了四届比赛。30多年的诗歌创作生涯里,写过的诗歌不计其数,仅发表的就达2500多首。“农民赛诗会,给了我们展示自我的平台。”徐千意说,每年赛诗会都会涌现出新的参赛者,队伍越来越壮大。

  农民赛诗会只能农民参加,浦江人觉得不过瘾,自2016年开始又办起了面向所有人的四季诗会。今年的四季诗会,也向“夏青杯”看齐,先选文本、再朗诵。以各村文化礼堂为主题,四季诗会共征集到126位作者208首诗,作了评选; 朗诵选手再从中挑选,赛出个高低。“通过优美的诗句,我们仿佛置身在村庄的美景之中,也感受到了各地文化礼堂的不同特色。”参赛选手黄莹说。


微信图片_20181205205625.jpg

黄怒波为本次文本大赛作点评。吴小杭 摄


  有诗人、有诗会、有诗赛,浦江的诗意一直流淌着。据统计,浦江直接参与农民赛诗会和四季诗会的诗歌爱好者和诗人达700余人次,观众达几十万人次,形成了良好的诗歌氛围。

  一条越走越宽的诗路

  1984年,彼时的月泉早已夷为平地,一度成为一片水田。然而就在那一年,月泉遗址旁矗立起一块石碑,让月泉复现从奢望变为希望,石碑上写的是:月泉与月泉书院遗址浦江县文物保护单位。

  不妨就将之作为里程碑,回望这半个多甲子以来,浦江和月泉的诗路历程:当年的8月,浦江县着手重印《月泉吟社诗》;2011年,成功创建“中华诗词之乡”;2013年,省文物考古所来浦江考察发掘月泉古井,经疏浚月泉重现;2017年10月,月泉书院遗址公园一期主体工程竣工。


微信图片_20181205205629.jpg

第八届浦江农民赛诗会现场。罗明庆 摄


  从一块文保碑,到全域发掘,浦江做的很多事,背后都是诗的灵魂在。去年2月14日,在浦江大畈乡建光村上河自然村,由中国诗歌学会命名授予的国内唯一的“诗人小镇”揭碑。首任镇长、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黄亚洲在就职演说中表示,要把“中国诗人小镇”建设成为“诗歌的孵化器、诗人的集散地、诗意的样板房”。 

  冬日里,穿梭在“诗人小镇”中,就像走在诗行里。这里白墙上都写着一首首诗,“李白”“杜甫”“艾青”都成了它们的路名。这里还建有诗歌博物馆,时不是就能遇到游客是来体验诗意的。今年以来,“诗人小镇”的文旅收入已超500万元,游客超20万人次。

  说起“诗人小镇”的缘起,浦江和中国诗歌学会都表示是“以诗结缘”。上河村山清水秀,有“小杭州”的美誉。2016年2月16日,该村三个小孩的走失,引起的爱心接力救助活动,引起了中国诗歌学会的关注。反映搜求工作的诗集《用我的诗爱你》,得到了中国诗歌学会的好评。

  “这样有诗有爱的地方,理所当然赢得了中国诗歌学会的青睐。”中国诗歌学会会长助理木汀说。当年12月,中国诗歌学会与浦江县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要共同打造这片“诗意流淌的地方”。两年以来,“我们与你在一起”全国大型诗歌公益活动、大型诗歌朗诵会、“万年浦江·千年月泉”全球华语诗歌大赛、“诗歌与公益”论坛等等一系列活动,引导着、升华着浦江人的诗意。

  “现在在浦江写诗,更加地得天独厚了。你看呀,吴思敬、刘向东、木汀等等,这些中国诗歌界的大咖,常常到浦江,也会参加我们的四季诗会、农民赛诗会,给我们当评委。这对我们的提升的作用是非常大的。”浦江农民诗人黄曙光说。如今的浦江,诗歌更加地繁荣了,有民间诗社十多个,诗人一千余人,诗歌爱好者上万人。


微信图片_20181205205632.jpg

第八届浦江农民赛诗会现场。罗明庆 摄


  自幼徜徉在诗海里的浦江少年,自然有所成就。在这个小县城里,已经有陈泓霖、柳祉安两位小朋友获得了去年“夏青杯”全国朗诵大赛优秀奖,今年柳祉安又获得“曹灿杯”青少年朗诵大赛冠军。

  “诗歌不排斥风花雪月,但诗歌更应走进人民、走进生活,要为人民服务。”浦江县长丁政说,浦江一系列诗教、赛会等活动,打造诗意流淌的地方,就是要真正发挥诗歌的力量,满足群众的精神需求,让老百姓有获得感、幸福感。


编辑:金思成